孙菁

健身房的蜘蛛
它大概是很想爬走,可上有滑坡下有跑带,尝试几次失败后再颤巍巍的爬回来窝在这里。真可爱,希望它能活下去。

宿舍阳台死去的椿象,对于这种不是非死不可的昆虫我一般不会管它的。今天走路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它,之后看到它拖着体液的身体艰难的爬,这是必死无疑了,可离死还有一段距离。想着干脆弄死它省着继续疼痛,于是又是一脚下去,没死,还在动,却是只能挥舞着小手和小脚了。我有点难受,我做错了吗?不知道,但是选择一条路就得走下去,于是再一脚,终于死去了。